400-009-6999
手机端
  • 扫描二维码
    手机访问
    中国煤机网

国际站chinamining
用户中心
行业资讯> 视频

兖煤澳洲大手笔并购的诗与远方

发布时间:2017-04-25 11:57:21 208人参与

兖州煤业澳大利亚有限公司4月13日宣布,已经通过澳大利亚外商投资审查委员会(FIRB)的审查,获准收购全球矿业巨头力拓公司位于新南威尔士州猎人谷(Hunter Valley)的煤矿、铁路和港口资产。据悉,交易完成后,兖煤澳洲将成为澳洲最大的专营性煤炭生产商。 


这笔被认为“足以改变煤炭市场格局的并购案”的来龙去脉究竟如何? 


主角:双方身份与诉求 


早在今年1月,兖州煤业就发布公告称,兖煤澳洲拟以23.5亿美元收购力拓矿业集团澳大利亚附属公司持有的联合煤炭工业有限公司(“联合煤炭公司”)100%股权。 


收购方兖煤澳洲是兖州煤业在澳大利亚的投资产业平台,2004年成立,2012年在澳大利亚上市,兖州煤业持有该公司78%的股权。2013年以来,受国际煤炭价格下跌和外汇汇率波动影响,兖煤澳洲陷入亏损。 


如何扭亏为盈成为兖煤澳洲董事会主席李希勇棘手的难题。 


而被收购方联合煤炭公司是澳大利亚较大的动力煤和半软焦煤生产商,主要在猎人谷地区拥有两个露天矿区。公开信息显示:该公司盈利能力和现金流状况较为稳定,即使在2015年煤炭行业处于低谷,澳大利亚绝大多数煤矿均出现亏损时,联合煤炭公司仍实现税前利润2.19亿澳元。 


但是,促使全球矿业巨头力拓出售联合煤炭公司的原因正是低迷市场的一波三折。 


据悉,早在2012年,力拓首次出现了高达29.9亿美元的亏损。为了扭亏,以铁矿石为主业的力拓于2013年就开始把旗下联合煤炭公司挂牌出售。2015年,刚刚转盈的力拓再次陷入亏损。为了扭转颓势,力拓再次把旗下煤炭资产相继出售。中国矿业报援引兖州煤业董事会秘书靳庆彬表示,与力拓就联合煤炭公司最初的接触正是开始于2015年。 


煤矿对力拓来说,就如“烫手的山芋”。因此,在此次签署并购协议后,力拓首席执行官夏杰思说:“该交易为我们的股东实现了显著的价值,符合集团重塑资产结构、有效利用资本的战略。世界一流的资产、强劲的资产负债表和对现金流的高度重视,将确保我们为股东创造卓越的收益。” 


李希勇也强调,“通过收购联合煤炭公司,我们利用优质资产的正现金流,优化兖州煤业澳洲资产包,提供优质煤炭产品,与全球关键市场终端用户构建长期合作关系。” 


过程:竞争、博弈与担忧并存 


前面谈到,力拓于2013年就开始把旗下联合煤炭公司挂牌出售。据报道,中国神华集团、印度AdityaBirla(比拉集团)都曾一度考虑购买。可当时煤价跌跌不休,谁能保证买到手的煤矿能够在深不可测的熊市下盈利呢? 


而2015年这次,力拓在澳大利亚最大煤炭公司也吸引了被称为“大宗商品领域的高盛”的嘉能可的角逐。嘉能可并不掩饰其对力拓旗下煤炭资产的兴趣,而这些资产所在的位置恰恰靠近嘉能可在猎人谷的矿区。嘉能可首席执行官伊凡·格拉森伯格此前曾试图促成双方合并在该地区的业务,但最终遭到力拓拒绝。 


对于为何选择了兖煤澳洲,力拓集团英国总部人士解释道,“这是一个竞争的过程,也引起了多方的兴趣。最后和力拓签约的是提出了最具吸引力整体方案的一方,包括价值、各项条款以及他们对该资产未来运营和业务的承诺。” 


据消息人士透露,早在2016年上半年,双方就对交易价格基本达成共识。在经历2016年下半年煤价暴涨近一倍后,双方最终的交易价格并没有调整,仍维持在最初商定的对价水平,这彰显了兖州煤业对本次交易的把控程度。 


对此,靳庆彬对媒体表示,2016年下半年,全球煤价大幅上涨,力拓方面曾一度表达出提价的意愿,但经过双方谈判,交易价格仍然维持在最初商定的水平。 


另外,一直以来,澳大利亚政府对于中国企业的并购审查较为严苛,兖矿曾有多笔并购遭到撤回并重交申请的对待,其中一笔竟撤回了三次。此前,兖州煤业董事兼总经理吴向前还担忧道,收购交易在中国国内审批进展相对顺利,在国外的审批尽管有点问题但仍在往前推进。 


所幸,此次澳大利亚政府希望加大煤炭的出口,重振本国经济而给予了放行。在批复中,澳大利亚外商投资审查委员会表示,兖州煤业遵守现有管治条件的情况下,澳政府不会反对这笔交易。 


力拓集团总部人士介绍,“目前,这笔并购中国监管机构的审批程序尚在继续。另外,还需要获得力拓多数独立股东的许可。该交易有望在2017年下半年完成。” 


问题:巨额资金压力如何化解? 


虽然扭亏的决心坚定、目标明确,但是对连续亏损多年的兖煤澳洲来说,要一举吞下力拓在澳洲最大的煤炭资产,并非易事。 


据《经济观察报》报道,兖煤澳洲与力拓达成的交易最终收购价格将取决于中方选择支付的方式而定。一种选择是到期一次性现金支付23.5亿美元(约合162亿人民币);另一种是最初支付19.5亿美元,其余5年分期付款5亿美元,即总价为24.5亿美元(约合169亿人民币)。并购价格之高,在尚处恢复期的全球煤炭市场绝无仅有。 


但是无论以何种支付方式,20多亿美元都是一笔巨资。对此,为支持兖煤澳洲此次并购,母公司兖州煤业公告称将提供约10亿美元。 


“与过去借贷并购不同的是,此次兖州煤业计划通过资本市场进行权益融资,可大大降低融资成本。”靳庆彬透露,兖煤澳洲实施配股后,若将兖州煤业持有的18亿美元可转债顺势转为普通股,兖煤澳洲资产负债率可降至50%以下,就能恢复其在资本市场的独立融资能力。同时,优质资产的注入将使兖煤澳洲从根本上解决持续亏损难题。 


此前也有媒体报道称,兖煤澳洲拟通过配股方式筹集所需资金。兖州煤业拟认购兖煤澳洲配股中的约10亿美元,剩余部分由兖煤澳洲其他股东和新的投资者认购。同时,为保持兖州煤业持有兖煤澳洲51%以上的股份,未来兖州煤业可能根据公司财务情况、本次收购所需资金以及市场情况等因素,综合考虑后进行适当调整所认购的股份金额,或者在认购兖煤澳洲非公开发行股份的同时,将公司持有的兖煤澳洲于2014年12月31日发行的可转换混合债部分或全部转为对兖煤澳洲的股份,促进兖煤澳洲的可持续发展。 


意义:关心眼前,更关心诗与远方 


“如果并购力拓煤炭资产完成,兖煤澳洲将成为澳洲最大的煤炭生产商,在澳洲的煤炭储量、产量大幅度提升,几乎可与中国本土相当。”靳庆彬指出,在十多年间,兖矿在全球煤炭最大的出口国通过一系列的海外并购再造了一个新的兖矿。 


据悉,交易完成后,兖煤澳洲旗下全部矿场2017年原煤年产量预计可达7100万吨,商品煤产量5300万吨。 


兖煤澳洲称,其所收购矿场与公司现有业务合并管理,预计将在运营与营销方面产生巨大增效作用。交易完成后,公司资产负债及现金流状况将得到极大改善,为持续增长提供强劲平台。 


但是,与增效和布子海外两重意义相比,让李希勇最为看重的是,此次并购后兖煤澳洲将成为全球煤炭最大出口国——澳大利亚的最大煤炭运营商。由此,“兖煤澳洲将成为对日本、韩国出口的重要澳洲煤炭公司,有望参与甚至主导日澳动力煤谈判,提升中资煤炭企业在亚太地区海运煤市场的话语权和定价权。” 


据了解,煤炭和铁矿石是亚太地区一年一度的大宗商品价格谈判重点。多年来,煤炭价格形成了年度定价的惯例。可是,亚太地区煤炭长协谈判主要由日本的大用户企业参与,和最大的货源方——澳大利亚的相关企业进行。中国虽然贸易量、用量最大,却只能根据日澳谈判的结果参照执行。 


据相关报道中的分析称,煤炭与铁矿石一样,国际定价权一是看贸易量,二是看资源量。虽然中国是全世界最重要的煤炭交易市场,但资源掌握在别人手中,加之没有抱团参与意识,中国企业在国际煤炭交易中一直缺乏话语权和定价权。这也让中国企业付出了巨大的经济代价。而当资源量与贸易量都握在中国企业手中时,此中分量就足以影响亚太地区煤炭价格的谈判格局,在与日本争夺定价话语权的竞争中起到重要作用。 


靳庆彬也表示,“本次交易是公司在海外实施的又一次重大资本并购,对兖州煤业和兖煤澳洲都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一是有利于降低资产负债率,改善财务状况。二是有利于从根本上解决澳洲公司持续亏损问题,实现良性健康发展。三是有利于发挥资源协同效应,提高市场竞争和持续发展能力。四是有利于放大兖煤澳洲优势资源,提升亚太煤炭市场话语权。” 


责编:Bee
分享
上一篇:淘汰落后 推进安全绿色开发和清洁高效利用 下一篇:晋城市启动"煤改电"工程